字体属性
B
A
A
A
I
字体颜色
背景颜色
第1章 薄太太来了
  宛城,渤海国际。

  “喂,听说了吗,苏悦静回来了,现在就在老板办公室呢。”

  “啧啧,早些年就听说这薄总跟苏悦静是两情相悦,可咱们薄总也不知道怎么的娶了家里那位太太......”

  当叶温婉脚踩平底鞋安静的出现在渤海国际大堂时,这些闲言碎语一字不差的落入了她的耳中。

  若是以前,她是懒得理会这些。

  可这次,她悄无声息的走到那两个小前台面前,唇角微挑,杏眸里带着清冷的笑:“怎么?薄总家里那位太太,是哪儿让你们不习惯吗?”

  “不不不,薄太太,是我们不会说话。”

  那两个小前台吓懵了,慌乱的忙给她道歉。

  她抿唇,吸了口气:“薄先生在吗?”

  “在在在,薄总在楼上开会。”

  怎么说叶温婉现在还是薄氏的老板娘,那两个小前台也不敢太怠慢。

  但就在她抬脚要走进电梯的时候,小前台又慌忙跑过来提醒:“薄太太,您现在恐怕不太合适上去。”

  不太合适?

  因为那个所谓的旧情人在楼上?

  叶温婉没理会,挺直背脊走了进去。

  直到电梯门缓缓关上,她紧绷的神经瞬间就松垮下来,靠在扶手上,顺便将包里的化验报告往里层塞了塞。

 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,从医院出来,她下意识的就让司机开到渤海国际来。

  可当听见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苏悦静的那一瞬,她内心里建筑好的所有的底气和信心,都瞬间崩塌了。

  结婚三年,苏悦静的名字不停在她耳边响起,在任何场合。

  可她从未见过那人的真实长相,只知道自己的丈夫对那人念念不忘。

  以至于结婚前一夜,他们签下了一份君子合同:婚姻存续期内,任何一方遇到爱的人,都可以提出离婚。

  她是坚韧的,自然不会强求爱,也深知求不来。

  所以在这三年里,她一直都恪守妻子的本分,不冷落,也不越界。

  可坚硬如磐石的心,终究还是没能被她打动。

  两分钟后,她出现在渤海国际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门前,里面没有一丝动静。

  她将掉落的碎卷发挽到脑后,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门进去。

  映入眼帘的是,一个白衣女子。

  穿着纯白色的棉麻长裙,一头黑亮的长发及腰,从露出的小腿上看,她肤色极白,就像是冬日里的皑皑白雪似的,在炎热的夏天,也带给人一股清凉的感受。

  想必,这人就是传说中的苏悦静了。

  苏悦静似乎也听闻到声音,以为是薄锦墨回来了,欢喜的回过头来:“锦墨......”

  话音未落,她脸上的笑意就逐渐散去,黑白分明的丹凤眼里顿时充满了敌意:“你是谁?”

  叶温婉不卑不亢的走进去,面带温柔清冷的笑,她自然的把包包放在办公桌上,又径直去倒了一杯茶,才不急不缓的回道:“我是薄锦墨的太太,你呢?”

  “呵,你就是锦墨的太太?”

  苏悦静上下打量着她,忽然笑了出声:“早就听说他太太不怎么样,今日一见,果真是如此,我听说锦墨今晚要回薄家老宅去参加老爷子的晚宴,你该不会就穿成这样去吧?”

  比起一身棉麻长裙的苏悦静,其实叶温婉的确是好不到哪儿。

  小白鞋,牛仔裤,再加上一件普通的雪纺白衬衫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送咖啡的小妹。

  但她肤色皙白,杏眸里带着的那股韧劲和清冷完爆苏悦静。

  “我穿的是不怎么好看,但......”她说着瞅了眼苏悦静轻声一笑:“你就算是穿成了天仙,爷爷家的门你也踏不进去。”

  “你......”

  苏悦静眼看就要急了,但一转神,她又笑:“别以为你当了薄太太,就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,当年若不是我追求梦想离开了锦墨,你以为你会有机会?”

  “那又如何?现在事实说明了一切,我是薄太太,而你,充其量也就是我们之间的小三儿。”

  “你过分!”

  苏悦静被说成小三儿?

  听到那三个字,苏悦静的手已经抬了起来。

  令人惊讶的是,叶温婉并没有躲闪,可就在手要落下来的时候,苏悦静听见了门外有节奏的脚步声,她咬牙道:“锦墨回来了,看他怎么惩罚你!”

  话不过三秒,薄锦墨出现在门口。

  一身手工定制的阿玛尼西服,锃亮的手工皮鞋,他单手插兜,浑身散发出一股矜贵的味道。

  薄唇性感,鼻梁高俏,本该是浑然天成的雕塑脸,可那双眸里的冷,却让人忍不住的打个寒颤。

  “谁让你来的?”

  叶温婉本以为他问的是苏悦静,因为早上他们说好她会来找他一起去爷爷家。
上一章下一章